繁榮週期的結束?


橋水基金認為,各國央行實施量化寬鬆,救援股市與債市,也導致借貸槓桿的增加,而美國與其他經濟發達國家經濟體,已到了經濟擴張週期的尾聲。但資產的繁榮週期呢?

世界上最大的主動管理型基金橋水,最近發表了一篇文章,題目是「繁榮週期的結束」。橋水以大視野研究著稱,成立後幾十年戰功卓著,幾乎年年都有不俗回報,深得主權基金的青睞。

 

不過這段時間,橋水一直唱衰美國經濟,看淡發達國家的經濟,作空風險資產。它的旗艦純阿爾法基金,去年寫下了成立二十九年來最差的表現。

 

橋水的經濟學邏輯很簡單:全球商業週期接近尾聲,大概率不會出現進一步的繁榮。美國及其他發達國家經濟體,已處在長達十年的經濟擴張週期的尾聲,利率水平降到零,並輔以大量的量化寬鬆,經濟很難再有進一步的上坡。

 

這次的經濟擴張,是依靠不斷創紀錄的流動性,製造人為拼湊出來的GDP(國內生產毛額)增長假象。歐洲和日本經濟在維持增長上,早就力有不逮;美國仍在回味川普總統減稅所帶來的紅利,但是經濟再上一個台階的可能性不高。同時利率已經到了極低的水平,進一步的信用擴張機會不大。一旦央行需要面對通貨膨脹壓力的時候,小小的利率回升都能給高槓桿的市場與經濟,帶來巨大衝擊。

 

這是典型的經濟學教科書上表述的經濟週期,可惜我們處在非典型的經濟/市場業態中。的確,對於多數發達國家,金融危機後的經濟增長是借來的,實乃QE(量化寬鬆)製造出來的幻影,歐洲、日本大略如此;美國在清理銀行壞帳和結構性減稅上,做了一些事情,所以經濟增長更強,不過也已經到了擴張週期的尾端。

 

然而,經濟繁榮週期的結束,是否意味著資產繁榮週期(尤其是股市繁榮週期)的結束?未必。各國央行在貨幣政策上,並未按照經典教科書辦事。經濟一遇風吹草動,市場略有擔驚受怕,央行即第一時間衝上去救援,典型的經濟週期遭遇非典型的貨幣政策,令橋水基金在市場上折戟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